zliming2004

炎症性肠病治疗,路在何方?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5488896

 2014 Dec 9. doi: 10.1038/ajg.2014.357.

Treatment of IBD: Where We Are and Where We Are Going.

近期,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期刊上一篇综述,阐述了炎症性肠病治疗和管理的目前认识和新方向,文中对免疫疗法以外的治疗方法包括处理应激和心理健康进行了讨论。医脉通整理了本篇综述的摘要和CharlesBernstein教授(Manitoba大学炎症性肠病临床研究中心消化内科主任)的点评,以飨读者。

综述摘要:

在评估优化炎性肠病(IBD)治疗的最佳证据时,重点通常在抗炎药物和调节免疫系统的治疗。肠道免疫反应仍是治疗方法发展的关键。在过去的十年中,肠道微生物失衡的概念已经成为IBD潜在的致病焦点,学者们对把控制肠道微生物作为控制该疾病的主要方法的兴趣逐渐增加。

在这篇综述中,包括抗炎,免疫调节和微生物调节治疗,以在不久将来可能成为治疗性医疗设备的部分治疗。随着我们对IBD基本生物学理解的演变,患者的症状和炎症性疾病之间的脱节的不断受到重视。随着临床试验同时处理症状评分和粘膜愈合,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开始了解到许多症状可能不是由活动性炎症引起,因此只关注于免疫调节治疗不会完全满足病人的需求。

此外,大家逐渐认识到应激和心理健康对症状改善和治疗需求的重要性。在这篇综述中,也将讨论改善病人症状及其它用于提高病人幸福感的方法。最后,在整篇文章中,将提出关于治疗不同方面重要的研究问题。

专家点评:

治疗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时,经口和经直肠联合应用5-ASA比单独应用效果更好。此外,虽然证明最大剂量比每天至少2g效果更好的数据资料有限,但不要害怕最大剂量口服5-ASA,因为它是非常安全的。

当轻度至中度活性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病变为皮质类固醇激素依赖型,硫嘌呤(硫唑嘌呤和6-巯基嘌呤)可用于维持疾病缓解。在开始硫嘌呤治疗之前,应检测硫嘌呤甲基水平,以确保应用正常剂量时安全的。

对于皮质类固醇依赖或皮质类固醇耐受的严重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病患者,或者出现瘘管的活跃性克罗恩病患者,可选择应用TNF抗体。抗TNF治疗可通过联合应用硫嘌呤治疗得到优化。

当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病患者出现症状时,确定该症状是否反映炎性疾病活跃是非常重要的。当病人出现症状时,除非客观的指标证明他们的症状是由疾病活动引起,初诊医生应避免开具短效皮质类固醇药物。除了明确的影像学表现,这些指标可以包括血清血红蛋白和/或白蛋白的减少,血清C-反应蛋白升高或粪便钙防卫蛋白升高。初诊医生需要花时间来探讨患者的应激和抑郁情绪,甚至在没有炎性疾病的情况下,应激、情绪和焦虑性疾病可致病人出现症状。

最后,辨别剧烈或持续性疼痛的原因是非常重要的,并应避免长期使用麻醉剂处理疼痛,因为它们的使用与不良预后相关联。


文献标题Maintaining stable symptom control i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adherence, medication switches and the risk of relapse.

文献来源:Aliment Pharmacol Ther.2013 Sep;38(5):531-8. 


2013年9月刊发在《Aliment Pharmacol Ther》杂志上的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炎症性肠病(IBD)患者应用美沙拉嗪维持治疗时中断药物可使症状控制不稳定,疾病复发风险显著增加。

 

对于大多数IBD患者来说,维持治疗是一个关键性的治疗策略。许多IBD患者应用5-氨基水杨酸(5-ASA)进行维持治疗是预防疾病复发的关键策略。但是有很多因素,如用药不依从和药物转换都可能影响5-ASA维持症状的控制。

 

为此,来自英国的研究者使用英国的药物调配数据库进行了该项回顾性队列研究。分别对6种主要的口服美沙拉嗪制剂进行随机匹配样本,并通过药物持有率(MPR)分析连续接受美沙拉嗪治疗的患者超过18个月时的依从性、5-ASA转换以及复发危险之间的关系。

 

结果显示,在纳入的研究队列的1200名患者中,只有39%的患者依从性较好。不同美沙拉嗪剂型之间的依从性无显着差异。在主要的亚组分析中(n =568),非依从性疾病复发凤险显著增高。在依从性良好的患者中(N=276),换药的患者,其复发危险是未换药者的3.5倍。

 

研究者最后总结,美沙拉嗪维持治疗的中断可能使症状控制不稳定。临床医生在对病情稳定的患者使用美沙拉嗪治疗时,需要谨慎换药。



评论